鴻海的窘境| 案例展示

點擊: 次

鴻海的窘境

鴻海的窘境

蘋果新機銷售不及預期的傳聞不絕于耳,蘋果“概念股”們深受其累。作爲蘋果iphone手機重要合作夥伴的鴻海科技集團(以下簡稱“鴻海”)亦不能幸免,股價自2018年11月2日最高點81新台幣後一直萎靡不振。而雪上加霜的是,美國彭博社(Bloomberg)爆出:鴻海計劃大幅削減預算支出,2019年會減少200億元人民幣支出。鴻海及時回應稱:費用縮減主要針對經營績效未達目標的事業單位以及獲利表現不如預期的對外投資,涉及如行政、事務、物流等周邊費用,但不包括集團研發及新産品開發支出,同時指責部分媒體報道不實。鴻海的解釋似乎收效甚微,外界對其看衰的聲音源源不斷。

收益疲軟引發的危機

這次危機導火索是蘋果手機“砍單”事件,使得40%的營收來源于蘋果的鴻海難以幸免。曾有媒體曝出iphone XR砍單1/3,鴻海60條組裝線僅使用了45條。由于蘋果定制的專用産線一般無法與其他手機品牌共用,25%的産線閑置本身就是一筆龐大的沉沒成本。外界對于鴻海未來的收益能力空前擔憂。

一方面,主業增長乏力。代工電腦連接器起家的鴻海,目前大部分收入依然來源于消費類電子産品。可惜近幾年消費類電子産品大多發展趨緩,曾經讓鴻海大出風頭的智能手機産業也開始出現衰退。根據國際數據公司(IDC)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14.04億部,比上一年減少4.1%。即使是iphone,2018年的表現也差強人意,三款新機iPhone XR、iPhone XS、iPhone XS Max也挽救不了蘋果的頹勢,出貨量比2017年減少3.2%(IDC數據)。2018年第二、三季度的全球市占率第二的寶座更是被華爲占據。雖然在第四季度時蘋果挽回部分局勢,保住了全年全球第二的位置,但華爲與它的差距已經非常小(IDC數據顯示,2018年華爲出貨2.06億部,蘋果出貨2.09億部)。

市場不景氣,客戶不給力,鴻海勢必大受影響。雖然5G概念如火如荼,但5G産品的真正興起依然需要時間的沉澱。未來幾年內,鴻海很難再從消費類電子産品中得到較大的成長,在競爭對手圍追堵截下能維持現在的收益已經十分困難。

另一方面,新業務難有作爲。鴻海對于主業的衰退早有預見,這幾年一直在不遺余力地發展新的增長點。可是這些新業務至今未能給鴻海帶來足夠的支持。

康聯生醫:2009年鴻海就看到了精准醫療的商機,與台灣臍帶血大廠訊聯科技合資成立了康聯生醫,專攻醫學檢測市場。雖然2018年實現銷售3.8億元人民幣,但這對年收入達千億元人民幣規模的鴻海而言簡直是杯水車薪,即使康聯的毛利率能高達40%~50%,甚至曾經爬上60%。

工業富聯:2015年鴻海看到智能制造的潛力,成立了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公司,主攻工業機器人、自動化等。雖然工業富聯爲鴻海帶來了千億規模的營收,但其8.6%的毛利率及4.1%的淨利潤率(根據工業富聯公布的2018年報),能自給自足已經萬幸,如果想支援母公司鴻海,目前顯然很有難度。

夏普:2016年鴻海斥資35億美元收購夏普66%的股權,正式進軍終端家電産業。經過鴻海的一番大動幹戈之後,夏普扭虧爲盈,開始成爲鴻海的生力軍,但目前貢獻有限。2018年夏普1461.7億元人民幣的銷售規模,只實現了稅前淨利潤53.8億元人民幣。

諾基亞:2016年繼夏普之後,鴻海子公司富智康攜手芬蘭新創公司HMD Global Oy,宣布以3.5億美元收購微軟旗下諾基亞功能型手機業務。自此,富智康走上了自己設計、制造、銷售與售後服務的手機品牌商之路。但顯然富智康扭虧爲盈的路依然很長,根據富智康最新公布的獲利預警顯示:2018年,富智康預期實現營收148億美元,淨利潤虧損將達到7.8億美元,而2017年虧損額只有5.3億美元。

鴻准精密:2017年鴻海旗下子公司鴻准精密間接投資智能化電動汽車——小鵬汽車。被寄予厚望的小鵬汽車已成立五年有余,且累計融資近60億元人民幣,2018年也剛剛實現交付522輛整車。

短期內,鴻海無力改變現狀,甚至收益增長乏力情況會愈演愈烈,就如郭台銘在內部《1031專案》文件中所說的“現在的環境連賺一元都很辛苦……,2019年將是非常困難的一年。”

多線進發凸顯資金壓力

作爲一個久經商場的老手,郭台銘對于鴻海目前的困境早有清醒的認識,並很早就布局轉型,只是至今成效甚微,這讓他始料未及。他對此的解釋是:轉型需要時間。的確,新事業的孵化需要時間的沉澱。但是,鴻海今日尚無新業務支撐的困局,真的只是時間不夠嗎?答案顯然不是。

曾經的霸主微軟因爲錯失了智能手機時代,一度萎靡不振。2014年納德拉(Satya Nadella)執掌微軟,提出了以“雲計算”爲核心的戰略轉型。如今,微軟與雲相關的服務營收高達322.2億美元(以美國通用會計准則計,微軟2018年的會計年度是從2017年7月1日到2018年6月30日),占其總收入的29.2%,直逼微軟傳統的office、windows等軟件授權業務。雲業務爲微軟貢獻了115.2億美元的營業利潤,占其總營業利潤的32.9%,成爲微軟當之無愧的現金牛。雲業務的強大後勁也使得微軟股價在2018年7月12日(美國東部時間)創下曆史新高,市值首次突破8000億美元。從2008年推出第一代Azure公有雲至今,微軟用十年時間創造了一個新的增長點。而鴻海早在2006年就推出了第一台機器人——Foxbot。十二年後承載鴻海工業機器人夢想的工業富聯,雖然營業收入也能貢獻上千億元,但只有4.1%的淨利潤率(2018年數據),無法成爲鴻海新的支柱。

所以時間並不是鴻海困局的關鍵原因,真正的原因是鴻海野心太大,有限資源下無力重點突破。

縱觀鴻海近幾年的出手,不難發現它幾乎迎合了當下所有的熱門市場:精准醫療、智能制造、智能家居和無人駕駛。鴻海所看中的這些新興領域幾乎無一例外都還處在培育期,而且每個領域中都已經有了一個或兩個攜技術優勢占據一定影響力的玩家,鴻海想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必須不計成本大量投入。同時在幾個新市場大量砸錢,並且無法估算回收成本的時間,即使是對財大氣粗的鴻海也是一個相當嚴峻的問題。

多項新業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資金黑洞了,鴻海還不忘加碼主業,期望能獲得一定收益以補貼新業務。但所謂能賺錢的主業,有可能是另一個看不見底的大坑。2016年鴻海旗下子公司富智康以3.5億美元拿下諾基亞品牌的功能手機業務及相關資産,准備到新興市場大幹一場。結果卻發現:做的越多,虧的越多。富智康2018年預期實現銷售148億美元(增長22.3%),虧損7.8億美元(同比增長-47.2%)。爲開拓在印度的銷售通路而投資的電商Snapdeal,在亞馬遜、阿裏巴巴等強勢進攻下,一再丟城棄地,虧損嚴重,富智康不得不作出最低約1.7億美元的減值准備,賬面虧損超過八成。面對印度這個深坑,鴻海仍然准備加大對印度的投資,重啓印度建廠計劃。

一個個大坑下,鴻海的資金問題正愈演愈烈。根據鴻海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實現營收11535.2億元人民幣,比2017年增長12.5%,但毛利率出現了下滑,只有6.27%,低于2017年的6.44%。獲利不佳的直接影響是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減少。鴻海2018年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875億元人民幣,2017年爲-857.2億元人民幣。2018年以來,除了第一季度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是正數以外,第二、三、四季度都是以負數收場。根據台灣公開信息觀測站顯示:截至2018年12月郭台銘的股票質押比重已高達78%——這也從另一方面證明了鴻海資金問題的嚴峻。

如此背景下,鴻海又哪裏有多余的錢再全面支持新業務?最終的結果是沒有一個能成爲新的支撐。

選擇其一而重點突破

鴻海的困境並不是個例。很多企業在轉型時也喜歡到處撒網,期望四處開花,結果往往因爲資源分散而無法實現突破,不僅浪費了資源還拖累了主業,公司陷入僵局。所以,正確的做法是選擇一個新的行業進行重點突破。這樣做的好處非常明顯。

1.審慎選擇最有利的一行切入

在信息浩如煙海的當下,很少有人會錯過投資熱點。此時的關鍵是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真正機遇,而不是害怕錯失先機就盲目進入一堆所謂的機會中。雖說“站在風口上,豬都會飛”,但是也還有馬雲所說“風跑了豬會死”。曾被資本市場熱捧的零度智控、Airware、Lily等無人機公司的倒閉就是很好的例證。只做一個選擇,這會讓人認真分析,仔細辨別,成功概率更大。早在2012年,華爲內部就有人建議進入新能源汽車市場,但直到今天也沒有信息說華爲要造車。因爲每年的方案都被任正非否決,他認爲還不是華爲進入這個領域的時機。

2.單一選擇下更能集中優勢資源

企業是資源稀缺者。新業務的開發前期必須有大量的投入。如果同時幾線作戰,很容易陷入資源不足的窘境,最終一事無成。對此,日本藥品公司龍角散深有體會。因爲西藥見效快的特點,傳統止咳藥劑龍角散越來越不被市場接受。當時龍角散高層想的都是轉型,看到新的機會點就積極嘗試。結果多元化經營下,公司入不敷出。1995年,營收只有約爲2億元人民幣的龍角散,負債也已接近2億元人民幣,公司面臨破産邊緣。新任社長藤井隆太上台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果斷放棄了多元化經營。他通過市場調研,集中資源重點研發新品——“龍角散清喉直爽顆粒”,一經推出後大受好評,當年公司就實現了扭虧爲盈。

3.適當減緩主業經營壓力

很多公司都會在主業將遭到困境前發展新的增長點。雖然不少公司有很多融資渠道:銀行借貸、發行債券和上市融資等等,但不可否認,新業務依然需要公司的主業進行支持。嗷嗷待哺的新業務過多,主業的壓力不言而喻。鴻海目前就是這種現狀。所以即使知道印度市場不好做,但在其龐大規模的誘惑下,鴻海不得不迎難而上,就是希望未來能爲新業務提供足夠的支持。如果只有一個新業務需要孵化,或許鴻海不會咬牙選擇印度,很多決策上能更加從容。

主要參考文獻:

[1]Atkinson.鴻海刪減明年200億人民幣支出且裁員10%?鴻海:研發支出不變.TechNews. https://finance.technews.tw/2018/11/23/foxconn-cut-2019-capital-expenditures/

[2]揚帆.上任四年納德拉如何讓微軟股價漲了兩倍?.鳳凰網科技.http://tech.ifeng.com/a/20180719/45070636_0.shtml

作者: 東北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錢文科 湖南財政經濟學院 錢文芳  來源: 《企業管理》2019年第5期

 

相關服務

預約咨詢 | 免費咨詢

聯系我們

電話

181-2111-8831

郵件

tzl@chnmc.com

其它

隨訪:電話預約